玩够了

“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!”,有事确实需要这样,不要自己当回事,大多数时候只是一些别人的工具罢了.

手拿一把铁锹,填完身后无数的坑,面对眼前更多的坑,要么选择握紧手中的铁锹默默填着坑,要么就从奴役的生活中逃离出去.就在思考这些的时候,空中虚伪的冷笑声,已经皮鞭在空中挥舞的声音,”啪!”的一声,皮鞭立刻就抽在了没有裹体的肉体上.没有疼痛,没有愤怒,有的只是一声配合皮鞭的呐喊.

攥紧手中的拳头,要紧自己的牙,拖着沉重的锁链,之后一直向前走,看着漫无天际的尽头,不是留还是选择逃离.看过之前的逃离的人,有的略显丑态,有的略显夸张.不知如今的他们是否觉得自由.

“退出,逃离”这两个词反复的出现,依稀记得之前上一次逃离.刚刚套上脚铐,忽然发现一个极其友善的人,对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称赞有加,可最后,她在逃离后,一次的相遇后,却发现我只是一个被使用的工具.

再次扣上脚铐之后,这样的人又来了,再一次的迷失,再一次的沦为工具,现在我只想逃离,选择退出.

也需要填上一万个坑也不会赢得一句—-奴役者的赞赏.一次一次的阿谀奉承却能达到他的一笑,而我却不是这样的人.

看着一行30多人,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埋头填坑,只有我抬头仰望.每次之后看见眼前的余晖,才知道,原来世界不止铁锹和泥土,还有阳光.

听见远方的鼓声,再一次的逃离已经在心中根深蒂固.

“逃不是最远的距离”
“自由”
“存在于泥土之上”
“距离”
“肌肤之亲”
“退”